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冬青

布瓜的世界,请安静地听我数完1 2 3 。

 
 
 

日志

 
 

我们说好的.   

2013-02-01 23:42: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晨。出发】

       over the rainbow 的优质女声,清晨阳光大片大片地洒在郊外的绿色上,经过窗外的羊群,水田在阳光的照耀下莹莹亮亮。麦家的咖啡糖包充足。看着列车匆匆经过的乡镇,好奇那里的人们是否过得如我看到的这般宁静。灰白房屋里的女主人此刻正在仔仔细细地打扫么?楼下嬉闹的孩子们咯咯笑声在油菜花田里清脆响亮。早安,我美好的晴光。 我在这样的早晨赴一个约定。与你们相见的约定。

       从南向北的途中,不住地思考两年的意义。放弃如果值得,坚持能否实现。我用最美好的年华等待最美好的梦想慢慢实现,这算不算幸运。秋天的时候,白云会不会飘荡,灌木丛间蒸腾的热气是否会让我觉得精力充沛?我多想看到你们,南国的孩子。愿我们能够遇见,单是为了这一点,我也要全力以赴。

【芙蓉街。繁闹】

       抵达济南的那晚天色已经昏暗,西站的广场人们三三两两地坐在木凳上。风就这样横贯过广场。C打了好多个电话,兜了好多个圈子,总是找不到我在哪里。我看不到他说的桥,也看不到他说的一排排高楼大厦,只有许许多多的黄土,周围没有树木,基建的铁围栏高高地树起了一道墙。就这样混乱的找了半个多小时后,C又打电话来:“你看到那个大大的写着济南人民欢迎您的显示屏没?对,就站在那儿别动,我过来找你。”我们终于碰头,C跑到我跟前,忽然大大的拥抱着我骂道:“死丫头,终于找到你了。”就这样我们见面了。时间:4月1日下午五点二十。只是三个月未见,却总觉得又过了经过了几个人生阶段。坐上车,一路奔向机场,X和L是我们期待重逢的小情侣。

       晚上八点三十几分,我第一次站在接机口等人。忽然想起爸爸妈妈以前总是提前到机场,而我的飞机总因各种奇怪的原因晚点。他们等待我的心情也许就像我现在等待X忽然出现在我面前一样焦急又兴奋吧。总是激动地快要用脚尖站着了,又忽然发现是自己认错了人。任何短头发的女生都要仔仔细细地辨别一番,不是因为我忘了X的样子,而是人们在情绪十分激动的情况下多会对自己的感觉产生怀疑,所以需要反复确认。“是X吗?喂喂喂,C我看到了。”“淡定淡定……”X和L手牵着手走出来的时候我竟然感动的想哭。也许因为重逢,也许因为我至爱的女子终于能够牵着一个可靠的人站在我面前。

      四个人,三个不同的地方,共赴一个美好的约定。

      夜晚的济南,风刮得有些肆虐,到了酒店放下背包我们早已饥肠辘辘。C说,附近的芙蓉街有许多好吃的。于是不容多等我们便直奔目的地。一个个夜市里亮起的小红灯,小商贩们用力的叫卖声,地摊上廉价售出的毛绒玩具,红红的麻辣串,臭味四溢的臭豆腐,还有拥挤的人群。我们欣喜地穿梭在人群中,寻找着这里许许多多的美味。第一次同你们在这样的街上吃个不停,恍惚的就像做了一场梦,可这梦里怎会有你们清晰的脸。我们吃烤肉喝啤酒,又换别家吃了土豆粉和米线……    

【泰山。人生路】

       4月2日下午五点,我们终于站在了泰山脚下。雨衣、登山杖、手电筒、干粮、水全部备齐。我们拍了合照开始登山。恰逢泰安天气突变,降温后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风在山林间刮得如同海涛声,一浪接一浪。直吹进领口,灌遍全身。

       因为接近晚上的缘故,爬山的人并不像白天那么多,所以开始的时候我们还十分轻松,聊聊天,开开玩笑。但还未到一半的时候腿就开始酸酸的,体力也迅速地消耗,只要一停下来体温便会立马下降。终于爬到“断木”,X便喊着必须存包了。于是我们找了一家休息站简陋的小饭馆,重新分配了背包的东西,许多之前觉得非带不可的东西经过重要性排序后都被存了起来。最后只留下了两个背包由两个男生背着。在C吃了一筒泡面后,我们又继续爬了起来。没有了背包,我和X觉得轻松了许多。但是C和L究竟爬的是不是很辛苦我们始终无法体会。抵达中天门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从中天门的休息站望向城市,那么近那么远,灯火阑珊,城市的喧嚣在那一刻变得异常遥远。我们惊喜地欢呼着,为了这来之不易的“一半”。过了中天门有一段下坡路,大概人总是需要被鼓励,知道只剩下一半的路之后,整个人好像都轻快了起来。从中天门的石阶上向远处望去,满山的松柏郁郁葱葱,在夜色的笼罩里又多了一层墨色苍劲。狂风吹动着半壁松林,呼啸翻涌,颇为壮观。为了保存体温,我们戴起了帽子。拄着登山杖,大步向前走去。虽然在登山前已经备好了手电筒,但因为路上同行的人三三两两中总有一个人是打着手电往前走的,于是一路上我们的手电筒竟连包装也没有拆,原封不动地背在了包里。就靠着那些星星点点的亮光,我们一路沉默着攀爬。约莫抵达中天门和南天门的中点的时候,天气已经冷到不行,狂风一阵一阵灌进衣领,因为带着帽子爬山,所以出了许多汗,头发湿湿的很痒。我们决定在休息站的小摊上吃些东西补充体力。我们每人要了一桶泡面和一个鸡蛋,卖家说鸡蛋凉了去帮忙热一下,谁料我一口吃下去竟是满嘴的臭鸡蛋味。幸好泡面不是过期的,开水也还是挺热的。X从厦门旅行带回来的特产被我们分刮的一干二净。继续赶路,奔赴南天门。

      九点十分左右,我们抵达了十八盘的最后一盘,雪花莹莹地飞舞在休息站的黄色灯泡微弱的灯光里。L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雪花,看他激动的样子,像个小孩子。雪花,我第一次在这样的海拔看到。给过我好多好多回忆的雪花,无论是多久以后,我仍然记得冬天你是怎样落下,我是怎样热爱。C说山顶的大衣比较旧,所以趁着休息的功夫我们租了四件大衣。X没有棉帽子,所以帮她买了一顶毛线帽,戴着帽子,穿着军大衣,配上一张冻得通红的脸,像极了卖烤红薯的大妈……其实关于这一点,是C先发现的。

      九点四十五,南天门忽然就出现在了眼前。门洞里人头攒动,向里面望去,竟真有通往另一个世界的感觉。灯光一色都是昏黄的,正对门洞的院子有一个大大的香炉,看得到一些酒店窗户里冒出的热气蒸腾着飘了出来。登顶的喜悦和新鲜感一下子冲散了疲惫,我们兴奋地,几乎是雀跃着开始搜寻住处。墙角,屋后凡是能够避风的地方都已经搭满了帐篷。在一家酒店门口,我们看到一个穿着军大衣,雪落满身结成白霜的人,就像一个雕塑一样站在那里,甚是不解。

       暮色渐渐变浓,微微的深蓝落了下来。坐在草地边的石阶上,触手可及的绿色,只消一个清明就苏醒过来。太阳下山后泛起的潮湿从一棵棵草间散了出来。带了些泥土香,和了些花香,飘飘缈缈,与夜色缠绕,在刚亮起的昏暗路灯光束里成了一缕一缕。


好久没有回来这里,看着自己曾经写了一半没发表的文字,眼前涌现着那时的情景.发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