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冬青

布瓜的世界,请安静地听我数完1 2 3 。

 
 
 

日志

 
 

神的孩子全跳舞  

2010-03-24 21:01:33|  分类: 对幸福的某某理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抵接触日本文学少之又少的缘故,自从去年为了换零钱而随意买了一本渡边的书开始,突发奇想要正眼去看看这个让我偏见了十几年的国家和它那不算长却甚有特色的文化了。

        记得梵高曾一度迷恋上浮世绘。那个时期他的作品中充斥着这一异域特色浓郁的绘画作风。就连送给唐吉老爹---这个除了提奥之外唯一赏识他的人的肖像背景也是日本江户时代有名的浮世绘作品。那时我也想过,自己的偏见忽略的可能是珍贵的东西,绘画也好,文学也好,但终究没有一点兴趣。

       草草的翻了一遍渡边淳一的书,毕竟是翻译的,总觉得文字的表达上有点新鲜,又似乎有点别扭。不以为然。刘美里的《命》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也是偶然,只因为那个清爽淡雅的封面,和它没有被整齐的排在书架上。这一次,不再站在高处俯视了。因为那字里行间无比的真实。东由多加迫近死亡的生命,或是那个被她孕育着见证了爱情与现实的新生命,还是她本身同命运理不清的关系、情夫看似完美万无一失的空洞生命、情夫的妻子,情夫的其他情妇。。。。私小说,是需要这样的勇气去描写真实没有修改掩饰的生活。

       昨日捧着《神的孩子全跳舞》打发百无聊赖的课。没有实质性情节的短故事,有的甚至像夏日没完没了的蝉鸣戛然而止般收尾。六篇故事都围绕着那场神户大地震,可又和地震的关系没那么密切,游离的主题。可还是被打动了。被吸引了。岛尾那句漫不经心的:“即使跑的再远,也逃不出自己本身”像禅语一样自然。我们一生都在试图逃离自我,最终也只是徒劳而已。唯有直面才是解脱。善也一直在母亲的教导下信奉着自己是神的孩子。直到母亲某日谈及那个生物学上的父亲,善也终于在酒醒后的地铁上遭遇了这个男人。一路跟踪,本想一探究竟,却无奈这个神秘男子消失的时候他忽然生出来的疑惑令人沉思。一旦跟丢了,这一连串行为的重要性也顿时随之模糊起来。意义本身分崩离析,全然无法复原。他到底在这上面寻求什么?是想确认自己同此刻存在于此的事情的关联吗?被编入新的情节、被赋予更完整的作用?意义无法复原,事件本身更是变得渺小。善也或是岛尾,他们终究明白了,这尘世间的一切都可以转瞬即逝,可唯有温情与爱心才能让一度深受伤害的心重获生机。这是大地震后琐碎的场景,心理起了微妙变化的人们极力捕捉着温情的踪迹,与小村初次见面的岛尾脸颊上溢出的无名忧伤,心脏深深地沉默中发出大而干涩的声音;善也对于自己二十几年的人生里没有真实感的存在着的“父亲”---神的淡漠,都在故事结束的那一刻得到了阐释。岛尾用指尖在小村胸口画着复杂的圆形,淡淡的说了句:“不过,还刚刚开始呢”。善也在夜晚的棒球场翩然起舞。

        《窗灯》中的我始终活在另一扇窗之外。用眼睛见证着人们平凡的生活。充满了好奇,那些完全陌生的他人在那里存在着,在没有我的地方照常过着他的生活。无论是对饭店秃顶老板的描写还是对阿姐这样一个我始终无法了解的让我迷恋的女人的描写,作者都有欲言又止的神秘感。我看似生活着,却是游离于现实之外的人。我身旁的人有形无形地被一扇纱窗同我隔开了,那摇曳在夏日热浪中的纱帘正是人们之间的隔膜么?只消轻轻地一个触碰便可以一览无余的。我却始终胆小而又有点犯罪感的窥探着。说到底,我最想要看到的,或许不是人们平平淡淡的生活,而是潜藏在淡漠表情下的矛盾、欲望、因悲伤而扭曲变形的丑陋面孔吧。这样的疑惑又令我不安。可是如果真的找到了我想要找的东西,我又忍不住内疚起来。结尾的时候,我终于出于一万个自然地同我对面的男子打了招呼,那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们可以这样简单地就相互问候的。我的窥探多么多余。在没有深层次交流的狭窄街区,快要朽掉的窗门隔出了一座座内心城池。窗灯成为人们唯一能够窥探到的别人的秘密。。。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