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冬青

布瓜的世界,请安静地听我数完1 2 3 。

 
 
 

日志

 
 

小团圆  

2010-01-29 17:24:51|  分类: 对幸福的某某理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月稀薄的阳光从玻璃门射进来,不够深入,飞絮一样迷濛。回到家,打开房门的一刻,竟想如果不再离开便好了。整个人懒散地躺在床上。墙上凌乱粘贴的画还是离开时一般的颜色,我生怕那阳光晒退的颜色还在。幸好,一切都没变。

       开了电脑,习惯性地来这里看看。回忆只要到了这里都是安静的。没有半点矫情,无论悲伤的快乐的,在这里总是如流水潺潺。像鼓楼老房子的墙壁上枯黄的爬山虎,在一年四季的时光里从葱郁到萧条那样自然。决定在离开这座学校之前留下四季的照片,所以刚考完试就和欢匆匆地坐校车赶了过去。鼓楼,这个沉甸甸的院落。

                            小团圆 - 海冬青 - 海冬青

       即便是相机随意拍下的风景也美不胜收。其实,这是第一次,怀着这样不同的心情慢步在校园里的。2010年1月末的时候,能有这样美好的记忆实在幸运。无关风月。

       今早起床的时候看到画笔,已经陌生了一个学期的画笔,沾了些许灰尘。怎么将生活过成了这般模样?以前,迷恋过的东西也可以如此淡漠?还是因为感情用尽了,就是没有了?想着就流了眼泪。这一年多来,将爱的一件件丢弃。绘画、音乐、文字和一些人,一些事。这样的心情并不好受。那痛苦,像火车一样轰隆轰隆,一天到晚开着,日夜之间没有一点空隙。一醒过来它就在枕边,是只手表,走了一夜。在这痛苦之后,我成了空壳。风干在冷风中。

       小团圆。自己都写了这样的题目,怎么又开始强说愁了?还是因为想起去年读的心疼的爱玲?想起那些真实掩不住的冰凉,像那个季节,断断续续的冬雨。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打落在光秃秃的树枝上,还没落稳,竟已流遍了,浸湿了那枝丫。末了,结冰不成,却也是彻骨的冰冷。九莉,爱玲。邵之雍,胡兰成。四个人交错着。把记忆绕了几重迷雾。“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婚书怕是一辈子也没再想从箱底拿出来吧。九莉靠在藤椅上,泪珠不停地往下流。

                             他的过去里没有我

                             寂寂的流年

                             深深地庭院

                             空房里晒着太阳

                             已经是古代的太阳了

                             我要一直跑进去

                             大喊“我在这儿”

                            “我在这儿呀”

始终没有暖洋洋的爱包围着的女子,省了思念,省了牵挂。清闲的让人心疼。她的父亲,她的母亲。在守旧与现代的交错中给了她最初的孤独。一袭长袍一泡鸦片。厅堂里撩人的烟雾里那渐渐模糊地脸是九莉一辈子也没生过感情的父亲。精致摩登的洋装,异国他乡的漂流。那个拖着行李箱,优雅的向她走来的母亲,耗尽了九莉一生的仰望。还有羸弱的弟弟,和那后来让她更加冷漠的后母。她想,遇见之雍那一刻怕是安稳了。可是最终,当他们的手拉成一条线的时候,她竟看到了之雍的另一端,那些纷纷攘攘影子。原来,她也不过是她们中的一个而已。也需要对着他喊“我在这儿”。她是一棵树,往之雍窗前生长着,在楼窗的灯光里也影影绰绰开着小花,但也只能在窗外窥视。罢了。她只不过是要在四面楚歌中需要一点点温暖的回忆。那是她的命。

       每个人也不过如此。能抓住一些温暖的回忆,在年老的时候,流泪记起。就够了。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