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冬青

布瓜的世界,请安静地听我数完1 2 3 。

 
 
 

日志

 
 

写给你们:雪孩子  

2009-10-30 21:52:58|  分类: 对幸福的某某理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方的冬天仿佛要来了。是这样吗?我的朋友们。我在这个夜晚竟然这样想家了。你们知道,我很少说自己想家。可是今天却想了。因为在刚才,去看望了你们的心情。一群雪孩子,胡乱的诉说的心情,却让我想要在这个夜晚抛下一切,回去和你们一起迎接冬天的到来。我们共同拥有的季节。

       北方能融化悲伤的苍穹,凛冽的寒风,还有清晨昏暗的路灯下大片大片落下的冬雪。我们上学的路上穿着棉靴一步一步坚实踩下的脚印。棉手套,厚厚的围巾,还有很多花色的口罩。那时候我们都不哭,每天欢快的笑着。

      晚饭后校门口的棉花糖总是大的吃不完。还有糖葫芦,虽然不及老北京糖葫芦店的精致,可是因了地缘,我们还是会从五楼跑下去,买一个带回教室,在吵吵嚷嚷的新闻联播时段吃完。然后开始不老实的晚自习。总是厚脸皮的让小甜甜或是途径小什字的同学辛苦的拎着大袋小袋的豆腐皮和鸭脖子来学校。晚自习,下午自习,在一片因为辣而不断吮吸口水的声音中散漫度过。石阶上的麻辣烫,砂锅,米线。还有美食城吃不腻的肉夹馍,绿豆汤和凉皮。我们也夸张的集体逃课,然后让洋仗着班长的身份跟班主任请假,说我们要给贝贝过生日。我和小白端庄的合照,说是要模仿六七十年代的结婚照造型。其实,白总被我们当做女孩子看待。一米八几的个头,脸上却总也掩不住稚气。还有我们集体合照的时候不知道是谁拿了两个红烧猪蹄出来?害我举着未吃完的猪蹄拍了我们最全的一张合照。那时候大约是想要喝醉的吧,硬是和曹干到了脸红。拍的照片已经十分不雅,可还是拿出来给那时候并不参与我们活动的秀炫耀了。那时候,秀是个太规矩的孩子。乖乖学习,乖乖回家。所以,幸好,每次疯玩之后总因为她的沉静而让我惭愧的收心。可现在想来,那时候竟是如同结交酒肉朋友般认识了你们。但这又何妨,我们,这一群人,毕竟是一起真真切切的生活过的人。

        一直无法忘却那次,我唯一次和朋友过的生日。依然是漫天白雪的场景,依旧是昏黄街灯的色调。你们,为我准备的十八岁生日。窝心的礼物,还有暖人的小卡片上,那些看来杂乱的祝福。我知道,那是你们言不尽的情谊。景星的风铃,今年暑假回西峰姐姐家里,把它找了出来带回了自己的房间。挂在窗前了。现在仿佛还能听到微风轻触的时候她清脆的碰撞曲调。贝贝,你给我的梦里花落知多少,我现在还带在身边,它和我一起生活着,仿佛三毛近在咫尺。曹的礼物,洋的礼物,还有一个人的礼物----吉子吉的,我都好好地收在家里。谁也不能碰的地方。

       也许你们不知道吧,在你们走后的那年冬天,我也竟认识了其他几个雪孩子:脸圆圆、欢子、科(我还是改不掉给别人起别名的习惯,呵呵)。一样的简单,一样的热爱我们的季节。他们也是温暖的人。于我,总百般爱惜。我想,自己或许太幸福了,有你们这样的守护。所以,竟想分给别人一点了。

       你们知道吗,在这里,有梧桐。和我们那个小小的校园里的梧桐一样,也会在冬天快来的时候零落的飘下几片叶子。徐徐地,像记忆的样子。轻柔的没有痕迹。

       我是这样写信给你们。偷懒了。用了雪孩子的总称。可你们是知道,我向来这样,不怎么主动联系别人,只喜欢说:“我是在心里默默想念你们的啊”,然后让你们半信半疑。自己却哈哈大笑起来。但谁又可以说,我们不是一起的的呢?岁月都因为冬雪为我们保留了回忆。我又怎么舍得忘记?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